《中国经济分析》政府推动民间投资的最新计划面临重重阻力 / 7 years ago《中国经济分析》政府推动民间投资的最新计划面临重重阻力2 分钟阅读* 鼓励引导民间投资将面临国企的抵制 * 但民间投资仍被视作未来经济成长所需 * 鉴于以往经历,最新努力能否成功仍存疑 * 成功将赖于政府强有力政策支撑 记者 药朝清; 编译 石冠兰 路透北京5月25日电---在经过十年磕磕绊绊的私有化进程后,中国放开国企控制行业的新举动看来颇具魄力,但政府让全社会分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(WTO)所带来好处的努力,却受到利益集团的强烈抵制. 中国领导层、政府智囊、世界银行以及民间经济学家一致认为,加入WTO的首个10年后,中国若要进一步通过改革推动发展,就必须增强国有企业竞争力与改善资本配置. 中国本周公布了允许民间投资高速公路、医疗和铁路的细则,但问题在于,这能否真正帮助稀释国有资本在一系列行业中的参与度,这些行业的国企高管享有部长级待遇且企业可优先获取资本和合同. "问题不是写一份文件那幺简单,"法国兴业银行驻香港的中国经济分析师姚炜指出,"竞争环境是公平的吗?你让民企投资,可当他们去银行的时候,能获得与国企一样的贷款条件吗?他们拿得到国企那样的补贴吗?" 中国鼓励民营资本的基本政策发布于2010年,即所称的"新36条".历史惯性以及缺乏具体细则,令这次改革再次陷入停顿,一如2005年首推"36条"以来的失败模式. 来自政府支持的大国企的阻力不可小觑.大型国有银行主导银行业,凭借存贷利差获利丰厚,而国有企业不需要竞争就能获得最好的合同. 中国工商银行()()第一季获利高于摩根大通()、花旗集团()和富国银行()的获利总和,中国大银行的获利规模可见一斑. **抵制是自然反应** "保护自身市场不受竞争,这样的想法是完全自然的,"渣打银行驻香港的首席中国分析师Stephen Green称. "中国政府作出的表态非常好,但要产生真正效果,还需要强有力的政策支撑." 世界银行周三将中国今年经济成长率预估值由8.4%调降至8.2%,并敦促中国采用较宽松的财政政策提振消费,而非通过国家投资带动经济活动.[ID:nSB1562988] 分析师称,减少行政审批、通过改善银行贷款、土地与其他资源的获取渠道,为民间投资者创造公平的经营环境,这是关键所在. 尽管难以获得最大合同和最佳融资成本,中国的民营资本仍生机勃勃. 在邓小平1978年发起的历史性改革大潮下,且随着中国加入WTO,民营企业成为过去30年里中国经济崛起的最大推动力. 但民营企业仍受制于中国的政治和社会歧视,中国政府通过国有巨头控制着战略性行业. 目前国家主导行业中的民间投资比例甚微,在电力和热能领域固定资产投资中仅占比13.6%,金融领域则仅为9.6%.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曾誓言,要打破在政府放开关键领域后民企仍面临的无形的监管和法律障碍. **进展并不鼓舞人心** 过去的经历并不那幺令人鼓舞. 2005年中国公布36条后的民间投资铁路和航空的潮流要幺归于失败,要幺被国企获取. 第一财经日报本周报导称,浙江省民企光宇集团曾投资当地铁路,但2007年退出,因发现其股权被国企竞争者稀释. 中国仍需数以十亿计资金用于铁路投资才能扫除一些瓶颈,但民间投资者或慎之又慎,因为该行业规则不透明,铁道部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. 民生银行是首家大型非国有银行,但分析师称其与政府有着密切联系.同时,中国银行业的外国投资者近些年未能取得重大突破后,纷纷抛售或削减了所持股权. 2001年中国加入WTO,掀起了外国和本国民间投资的热潮,推动中国经济走出亚洲金融危机,并带来十年低通胀的双位数增长.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2009年中国大举推出4万亿(兆)元人民币财政刺激举措来拉抬经济成长,但通胀却飙升至三年高位,且引发了地产业大肆投机,以及中国政府仍在勉力控制的大量地方政府坏账. "要走出当前的经济低谷,中国必须依靠改革,"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.(完) --译文审校 隋芬